新京报2017年新年献词

新京报2017年新年献词

2017,没有未来不可抵达

文/新京报

时间又到了这样纵情而深重的时刻。当又一年远去,我们最终发现,所有的告别与开始,都将是一种砥砺,一种投奔。

2017已然扑面而至。我们最终发现,迄今为止,那所有梦想与努力,无不是因为我们活在当下,却拥有未来。

大地苍茫,河山隽永。哪怕时光易老,总有理想不灭。而我们总是在回首的时刻,去感知那只有我们自己才能确信的,必经长久努力才能显现的,初心与理想。

就这样告别2016。这一年来的厚重与温度,动荡与裂变,仍将在传之久远中,昭示未来。

这个世界,并不宁静。随着美俄几乎同时宣称将加强核能力,奥巴马又下令驱逐35名俄罗斯外交官。而我们将如何安放那死于尼斯恐袭以及伊斯坦布尔机场遇袭的死难者?

坚持了什么,又为什么妥协。随着英国公投脱欧,意大利民众也断然拒绝了宪法改革。而我们又将如何阻挡那汹涌而至的中东难民,以及肆虐美洲的寨卡病毒?

是什么牵动着我们,又让我们心有戚戚。卡斯特罗与泰国国王先后辞世,反攻“伊斯兰国”与叙利亚内战愈演愈烈,美国大选与朴槿惠亲信门水落石出……

世界是平的,更是不平的。这般宏阔,却也这般狭促。而在深远的历史以及无尽的未来之间,我们将怎样才能无愧,又怎样才可拥有?

我们迎来了G20杭州峰会。随着人民币“入篮”,中菲重回协商轨道,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也在全方位推进。

就这样告别2016。这一年来的石印铁痕,凉薄甘苦,仍会在愈来愈清晰之中,刻画未来。

随着六中全会全面从严治党,“两学一做”也如火如荼。当全面二孩时代启幕,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全面实施,辽宁拉票贿选案也得到严肃查处。我们见证了这一切。

而我们总是要到多年之后,才会更能明了今天的一切。所以在建党95周年之际“不忘初心”,在长征85周年之际“接力长征”,更要在文革50周年之际“反思文革”。

这是每一个人的2016。那些大江大宇的叙事,那些无微不至的悲欣。有不可轻言的悲歌慷慨,更有必须承担的时代故事。

我们终究要以法治与文明,来打通未来。不论聂树斌还是雷洋,不论魏则西还是贾敬龙,不论那个汽枪老太还是校园欺凌……怎样面对,又如何释怀?自2016岁寒以来,我们沉吟至今。

我们终究要以追问与良知,来熨帖现实。没有祸福可以趋避,但请别让我们在邢台洪灾中沉没,也别让我们的孩子在毒跑道上成长,别让房价或物价击垮我们已不轻松的生存。

我们终究要以转型与改变,来对接梦想。转捩年代,风云际会。当直播兴起,网红当道,人工智能与分享经济也方兴未艾。而当新媒体大行其道,我们更该续接风骨与立场。

无论悲观还是希望,时间是不可抗衡的力量。大人的沧桑终究抵不过,生长的力量。2017的孩子,或许不知道这一切,不知道魏则西、徐玉玉,也不知道雷洋,TA们是一张白纸,TA们是新的世界,TA们就是未来。

没有过去不可逾越,没有未来不可抵达。坚持所坚持的,执着所执着的,民本的价值,法治的尊严,民主的立场,自由的方向。即便所有过去都压将过来,我们仍旧拥有梦想,拥有未来。

就这样,迎向2017。

而我们,依旧在场,以全媒体的全新姿态,记录时代、刻画转型。新元肇启,仍然会有像我们这样的一些人,不悲观、不绝望,坚守信念,拥抱满载期许的未来